首页 > 新闻资讯 > 荣宝春拍“李老十专题”全数成交

荣宝春拍“李老十专题”全数成交

 


在北京荣宝2015春拍中,一场《敢把真情写尽无今无古何妨——李老十作品专题》,将恢诡高奇的书画奇才李老十,通过其一幅幅佳作,展现在了大家眼前。

寒夜读书图

 

谈及李老十,不得不提起他的“残荷”系列作品。他曾在画中题道:“遍写荷塘不见花,风卷残叶乱如麻。胭脂买笑寻常事,谁解枯蓬胜艳葩。”李老十40岁生日那天,画了此卷《四十莲蓬图》。题诗说自己笔下“风卷残叶乱如麻”的荷花,不被世人理解。因为人们喜欢的是“胭脂买笑”。这里用了一个画史上的典故,南宋初年,从东京汴梁辗转来到杭州的著名山水画家李唐,因画风不合时宜,生活很潦倒。他作了一首诗自嘲:“雪里烟村树里滩,看之容易做之难;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李老十黑乎乎的秋荷,也像当年李唐的山水一样,不受时人欢迎,很少有人买。在他看来,人们喜欢买胭脂画的牡丹而不理解用水墨画的枯蓬,既是寻常之事,也是可悲之事。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收藏界藏家的修养学识与鉴赏水平已不再是“胭脂艳葩”的趣味,李老十的艺术知音遍布海内。几幅“残荷”作品均以高价拍出,其中一幅《雪荷》,更是以109.76万元的高价成交。足可见当代藏家对李老十书画作品的认可。

可有寒意

 

如果说残荷是李老十的自喻,是他的心理映射,是他那颗受过伤害的、孤独破碎之心的独白与叹息,那么“钟馗”和“诸鬼”则更多地表现了李老十对外在世界,即人和人世的感知、体验与思虑。

荷花游鱼

 

在《刘伶醉酒图》中,李老十自题道:“贪饮三杯老酒,摇摇晃晃行走。醉眼观人观世,分明似无似有。”另幅《寒夜读书图》中,更见其内心独白:“屋外大雪满地,室内炉火通红。胸间无杂事相扰,掌上有佳书一卷,此中乐趣,非读书之人不能识也。”再观本专题中以336万元高价成交的《人物》,尽管李老十运用了喜剧性的漫画手法,亦可见画中“妖鬼蛇神”有怨有愤、有悲有痛、有思有怀。在利益衡量一切的现代社会,在艺术中能敢恨敢爱,敢哭敢笑,敢把人画成鬼,敢把鬼画成人,敢于倾吐痛心疾首的内心世界,这样的人、这样的艺术家屈指可数!

人物

 

李老十的书法也极具特色,其擅行草,尤以介于章草、今草之间的草书最具韵味,弱化了隶意,保持了字字笔画的独立,增加笔墨的画意,形成一种动中有静、笔断意连的意态。

本专题中,最具特色的是一幅以21.28万元拍出的书法作品,字列如奇阵,密如蚁战。其结体寓方于圆,线条凝重恣纵,越出常轨,与其粗服乱头的画风十分一致。他的朋友觉予曾评价他的书法:“气兼外粗内细、外柔内刚,外平内奇,心中意思直攀屈宋,眼中风光不甘时流,其胆大、其妄为、其古迈,乃自然而然矣。”

书法

 

在艺术界太多体制化矫饰、商业化浮躁的当代,李老十的作品给我们诸多启示。他追求个性和创造性,但不轻易抛弃传统,不以相对主义的态度看待古代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继承与创造。不囿于写实主义,不排斥借鉴西画,更不轻易否定文人画传统。他追求笔墨语言与现代精神的互动互生,在坚持民族风格的前提下改革创新。这亦是此次“李老十精品之作专题”成功的必然!相信在今后的艺术界和收藏界,李老十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会上升到另一个新的高度!

游鱼图 

 说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