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总经理刘尚勇在第二届“艺术市场·北京论坛”的发言

总经理刘尚勇在第二届“艺术市场·北京论坛”的发言

   

第二届艺术市场·北京论坛

2015年10月17至18日,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承办、《艺术市场》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协办的第二届“艺术市场·北京论坛”在京召开。

本届论坛主题定为“新常态”与艺术市场,围绕该主题就“中国艺术市场新常态”、“互联网+时代的艺术品营销”、“艺术市场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探索”、“海内外艺术市场的互联互通”、“中国艺术市场状况考察”五个单元议题展开探讨,来自业界精英、高校专家及相关人士齐聚一堂,共同聚焦当下艺术市场生态,通过主题发言结合深入讨论的形式,为中国艺术市场的未来发展群策群力。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作为首都师范大学研究生导师对中国艺术市场现状及发展做了发言。

 

以下为刘尚勇总经理的发言内容:



我汇报的是《新常态,新思维,新文化》。其实新常态是我们政府和中国领导人对当下中国经济的状态的一种表述,大家经过学习应该对新常态有一个了解,即使这样我也愿意更多说一下新常态。因为毕竟我们做艺术品交易或者艺术品拍卖是在新常态下。我们是处在新常态下的中国艺术与市场,因此我还想把新常态更多的讲一下。


那么什么是中国的新常态呢?是说中国目前已经进入到一个需要进行产业调整的时代,原有的发展模式已经不行了,高能耗,拼人力,以及高成本,低效益,而且产生高污染这样一种发展模式已经不行了。已经不能持续了,不能支持我们再继续往前发展了。因此我们必须把这个调整一下,目前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的经济正在下行,GDP数字在下行,包括艺术品行业的销售数据也在向下行发展,可见不是艺术品本身的问题,不是我们这个市场的问题,是整个中国经济本身的问题。刚才甘学军说是下调30%,还是仅仅相比于去年。更何况新常态不是一个短期的,可能是一个相对长的过程。


那么需要向什么方向调整呢?显然是需要向可持续发展的,低能耗高效应的这样的方向发展。前两天我参加了清华的一个讲座,德国推行工业4.0初见成效,已经使产业成本跟中国的产业成本很接近之间的差距有多少呢?如果一块钱的话,中国也仅仅领先三分钱,就是1比0.97的差别。中国靠大规模的密集的人力劳动在产业当中所产生的价值已经越来越没有优势了,被机器人替代了,八个机器手就可以取代一个成熟的工人在生产线上的劳动,而机器人不需要开工资的,也不需要休息的,也不会闹情绪更不会罢工。因此瞬间我们发现中国的出口减少了,为什么?成本优势没有了。这还是工业4.0刚刚推出,如果再推出两三年,真正成为引领全世界产业的趋势,我相信大规模产业工人下岗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不改变那个时候我们的新常态都保不住了。 “新常态”有两个概念,一个是调结构,一个是稳增长。如果工人大规模的下岗了,如果我们的产品没有价格优势,不能出口了。我估计稳增长都没有了,因此我听了这个讲座以后我感到非常的恐慌,我就对这个新常态开始发生恐惧,以前我觉得新常态也仅此而已,现在我觉得新常态可能决定我们生死存亡。所以我们寄希望中国政府把握时机实现中国工业2025,中国工业2025是什么概念?今年是2015,2025就是10年的时间,而我们中国目前工业是2.0,别人做4.0,我们做2.0。我们如何以2.0追上4.0,用10年的时间,这就是中国的2025,形势很严峻。


李克强总理提出一个口号叫弯道超车,跳跃发展,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跳跃过去,能够把这个4.0迎头追上。使得我们追上世界的发展主流。那么这件事情跟我们艺术品拍卖有什么关系?那肯定有大的关系。在新常态的情况下,艺术品市场发生什么问题了?调整,我们看到从2012年以来,我们的市场就不断的在下行,2011年是高峰,是我们这个市场达到的一个顶峰,从2012年开始到2013年、2014年,2015年是逐渐下行的过程。过去我们说到我们市场开始调整,很多人还不肯相信。说我们还回暖,其实是自我安慰呢。其实这个调整恐怕要调整很长时间,刚才甘总也提到了这样的观念,恐怕不是短期的。另外调整完了就一定还有高潮吗?也许调整死了呢。为什么不往更严厉的地方想一想呢。怎么调整才不死呢?我们还能不能回到高峰去呢?这是我们的一个问题,这也是对这次调整的认识。


这次市场的调整是技术性的还是结构性的?如果说以新常态的观念来看应该是个结构性的调整。为什么是这样说呢?刚才甘总和寇总说了,说我们市场遇到了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有的来自于政府方面,有的来自于市场方面,当然我不太想去评论政府。我只讲讲我们的市场,首先我们经常听到大家说征集难,征集难背后所表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事实呢?中国经济发展高污染高能耗,高资源浪费的时代结束了,艺术品市场的调整也是回归到常态当中去。我们把优秀的艺术品资源当萝卜白菜大量的去卖,这种市场也该结束了,也没得可卖了。资源暴食的时代结束了。结款难是指场上成交,也举手了,可是跟他结账又结不回来。结不回来是你有理还是他有理,他比你还有理,他认为你的公司这么困难了我还来了,来了还举手了。而且以我这样买家的身份,把你的东西举这么高,你应该领我的情,至于结帐不结帐是另说。所以结款难。  


结款难又反映什么问题呢?反映的是我们这段拍卖行业的历史要划句号,我们原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市场呢?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以熟人生意为主的一个江湖时代的行业。我们这个行业有一点江湖气,全是熟人捧场,当然刚才也说了,艺术品生意主要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和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基础上去做的。但是我刚才说了,一个买家进场了,把你的东西举的很高,至于结帐不结帐是另说,这个不是生意,是江湖。因此结款难实际上就是艺术品市场的江湖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从熟人经济转变为制度经济,法制经济,这也是我们这次新常态调结构要做的事情,整个国家也是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艺术品拍卖行业更应该率先往这个方向发展,要抛弃旧的经营模式。刚才甘总对旧的经营模式进行了批判,说死路一条。所以说赶紧终结这个时代,要开始一个新的时代,要把江湖时代变成制度时代,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转变。  


第二个我说的新思维。新常态的情况下我们如何突围呢?我们遇到了这么多困难,我们几乎无法生存。新的思维又在哪里?我看到李克强政府报告里讲到了一个互联网+的思维。当然这个互联网+不是让我们所有的拍卖公司必须去到互联网上拍卖,也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各行各业都要创新思维我们不能在困难中被憋死。不能眼看着拍卖主场或者艺术交易主场真的转到香港去了。如果中国的拍卖中心市场不在北京了,去香港了。这个当然太悲哀了。原来在北京的,为什么跑到香港去了?  


我们不能眼见着拍卖主场挪到境外去了,我们如何突围呢?就讲了这个新思维,刚才提了一个问题,互联网+。我理解的互联网它不应该取代传统行业,传统行业是应该去搞互联网,但是它不一定会被取代。互联网不一定会颠覆我们所有的传统行业,我是这样认为的,可能有人跟我的想法不一样。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工具,它应该对我们是有所助力有所提升。刚才德国的朋友提到了一个提升的问题,那么我们应该利用这个互联网。当然了,我们在这里说的还不仅仅是工具,我说的是思维方法的问题,是互联网思维的问题。互联网思维给我们一个什么启示呢,是互联互通的启示。我们要打破行业边界,我们从固守的封闭的思想当中解放出来,我们其实无论是搞拍卖还是搞画廊还是博览会,我们不要固守在自己的行业里。我们要打破这种边界,我们要引导供需双方正确的对接。  


原来我们太固守一个行业了,我们只能做这个,别的是别人做的,其是,为客户服务就是你要做的。这个我们到海外跟拍卖公司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他说的很好,他说只要客户需要的我们什么都可以做。要打通一切互联互通,这是互联网的思维。这就是新思维的非常好的启示。  


还有一个问题是新文化,其实一百年前有一个新文化运动,现在要不要搞呢?可能不要搞,因为那个运动是革命性的运动。现在还处在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我们仅仅做一些改革好了。我觉得新文化是说我们要打开一下眼界,要有国际化的视角,不要老站在中国本地想问题。要把我们的视角打的更开一些。我们的落脚点不能老在农耕文化上,我们应该发展我们的新工业文明、从农耕文化向工业文化转变,这个是新文化关注的。将来我们看画家,能不能反映都市文明以及我们所处的工业文明时代。  


第二点因为中国是个内陆国家,我们是个内陆文明国家,相对比较封闭,以往我们比较自高自大。把外面的叫外夷,我们如何从一个封闭的文化向一个开放的文化去转化呢?就是刚才我说的,我们要有更多的国际视角,这个是未来发展中要关注的第二点。第三点就是说我们要从一个仅仅关注保守的区域文化要更多的融入世界多元文化当中去,过去我们经常搞只能在自己家里玩的事,我们搞一点文化只能在家里玩,自己很满足,一走出去就不灵光了。未来的文化发展方向一定要能够融入世界的文化大潮当中去,要参与这个世界多元文化的互动发展。如果将来我们的艺术有所进步的话,就是我刚刚说的,要关注新的文化方向的这三点。从农耕及游牧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变,从内陆文化向海外文化推进,从区域性文化向世界性的文化转变。